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

中国版“监管沙盒”提速背后 如何顺利“出盒”成关注焦点_财经频

发布日期:2020-08-12 07:26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版“监管沙盒”提速背后 如何顺利“出盒”成关注焦点

本报记者 李 冰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发布深圳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应用公示(2020年第一批),对4个拟纳入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的应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是深圳公示的第一批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应用。

自2019年12月底北京开启监管沙盒试点后,中国版“监管沙盒”进程不断加速。截至目前,北京、上海、深圳等三个城市累计已有29项创新试点应用“入盒”。

北京市网络法学会副秘书长车宁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比3个城市已经公示的试点应用项目,可谓各有特点。其中,北京试点项目偏向基础性、通用性应用;上海试点项目可能出于产业政策方面的考虑,所以区块链类应用项目较多;深圳试点项目则更偏向于场景应用类。”

“监管沙盒”目前仍是一套成长中的机制,相较于项目的前期“入盒”,后续项目如何顺利“出盒”,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深圳监管沙盒项目偏向场景应用

所谓“金融监管沙盒”,是指在监管机构的主持与监控下,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安全环境中,在特定的时间段内,允许一些金融企业或科技公司开展金融创新,无论创新效果如何,事后都不追究企业的违规责任。

监管沙盒最早起源于英国,目前各国在监管沙盒的设立理念、运作模式、保障机制等方面既有相同之处,也有区别。2019年12月份,央行支持在北京市率先开展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随后中国版金融科技“监管沙盒”落地,旨在引导持牌金融机构、科技公司,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探索运用新兴技术驱动金融创新、赋能金融提质增效,着力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深圳市日前公示的首批试点项目已是第三个城市公示的第四批“监管沙盒”项目。《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此次深圳市公示的4项创新应用中,有3项应用类型是金融服务,分别为百行征信信用普惠服务(申请主体为百行征信)、基于TEE解决方案的智能数字信用卡(申请主体为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华为)、基于智慧风控的面向产业互联网中小企业融资服务(申请主体为招商银行);其余1项应用类型为科技产品,是由微众银行、中国银行深圳分行共同申请的基于区块链的境外人士收入数字化核验产品。

Power by DedeCms